• 上新记

    2017-04-19

    Tag:

    每日写着画大饼的策划方案,不知怎么就感悟到了人生。去年这个时候报名参加了一个剧场活动,拉杂间改着大纲修着剧本的这么过了一年,今年这个时候,剧本竟然也在公开场合朗读了两次。演后谈听到了不少好评,也有来自观众的质疑和差评(?),但居然都被现场其他观众给怼回去了。
    观众爱我。
    饶是如此,仍陷入自我怀疑和厌恶中,剧本写完便成了旧的,一再读让人听了疲劳,倒是收获修改意见能够使精神振奋,但想到接下来还要面对观众就又陷入自我怀疑和厌恶的怪圈中。想着下一个会更好,对上(这)一个又感到抱歉,没怎么体会出作品是孩子舍不得别人动舍不得别人碰的心情,巴不得二次呈现时叫导演演员推倒重来。还是说我太害羞了,还不能豁出脸去保护我的孩子?问题是真的自我怀疑和厌恶啊(连这么说的时候都感到了浓浓的自我XX和XX之情)。
    但好歹也是从持续几年爬不出的泥沼里慢慢爬起了。这一两年的苦闷和自我麻醉自不足为外人道,日间也总被鼓励要积极向上,现在做出一些改变(当然不能指望靠这个买房),留待日后的自己检阅。

  • 夜机又记

    2016-08-17

    Tag:

    夜机看得多,孰料有一天自己也变夜机。
    前两天在飞机上看到凌晨一点多的北京夜空,亮得有点出乎意料。星罗棋布的光束,好像是为大延误的乘客准备的礼物。
    登记时被坐在过道的小男生拜托“阿姨我们换一下座位可以吗”,原因是“我喜欢靠窗”。我答:我也喜欢。对方无语。但看小男生教养不错,其家长也有在好好教导,便跟他约定飞一半跟他换,并履约。
    于是夜景只能伸长了脖子看。而爱靠窗的小男生,在飞机降落过程中一直靠窗大睡。
    也好。

  • 理由记

    2016-08-01

    Tag:

    那天看法制新闻,说到一栋法拍的大厦,买家迟迟无法进入,因为里面住满了前业主从山西、河北农村找来的人,占房。
    那些人全都上了年纪,有人住一天能拿到一百六,有人已经在里面住了两年。偌大的空间(就像大型超市那么大的空间),尽是大通铺、做饭的灶台,和看上去不知是怡然自得还是神色仓惶的人。
    不用劳作、住得宽敞、风吹雨打都不怕,免费待在北京还能倒给钱。
    想起宫部美幸的《理由》(很久没重读了),是这么大空间里的一个小缩影。虽然年代地点情境各不相同。
    在这个大通铺的空间里或许也发生了什么,那么多人的人生故事说出来可能也都是一本书。但见执法者大手一挥,扫荡了一切。

  • 夜机记

    2016-07-14

    Tag:

    本博客可改名为“看飞机的白天与黑夜”。
    晚上看飞机,在黑幕中捕捉一闪一闪的晶光,脑中自动播放陈慧娴的《夜机》:……无止境寂寥不安。
    夜机让夜晚变得华丽,夜机上的人俯瞰窗外,也觉华丽吧。唐翼明在他的回忆文章里写四十岁初到纽约,在飞机上看到纽约夜色,之前有人说他意气风发但活不过四十,唐以为领略过此景,死而无憾。
    有一次在飞机上看过北京的夜景,恰好飞机侧身,整个发光城市犹如光亮的波斯毯竖在眼前,美不胜收。当时随性赋诗一首,记在手机里,后来手机进了酒,啥也导不出。还记得最后一句:头疼,宛如你的沉默……

     

  • 看飞机记

    2016-05-01

    Tag:

    这几天天候不佳,坐在窗前看不到飞机。
    刚搬来的时候,觉得看不远处的地铁在地面上飞驰,是一件乐事。看上去它开得也没有特别“飞”,时间充足到可以数清楚它有多少节车厢。
    后来的乐趣就变成了看飞机。朝东的窗外,视野比较开阔,天气晴好的时候,会清楚看到备降的客机一架架掠过,虽然很小,但只消往窗外定睛片刻,就会发现它们看似很慢但才是真飞驰的身影。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夏日暴雨后的傍晚,之前为了躲雨不知在哪儿转悠的飞机都比赛似的往机场方向扎,一个个悠悠荡荡的,天景一时好不热闹。
    大年三十下午的飞机也颇可玩味。按常理来说,北京此时是出比进多,那么这飞机上的人是回到北京,还是来旅游的?但因为情境的特殊,还是把它想成是归家的飞机会更有画面感吧。
    看飞机时,会偶尔感到岁月静好,虽然是个俗词,但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写到这里,窗外飞过一架直升机,它已经在附近的天空盘旋有些日子了,是来弥补我看到不飞机的遗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