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D记

    2012-10-22

    Tag:

    收拾CD的结果是又买了CD,中断的日本中古碟收集活动又死灰复燃。在淘宝相熟的店铺买,一家的公告是即将关店。尖货的价格永远高昂。
    搬家后听CD时会有好风景可看。奇怪为什么在网上播放音乐时,总也想不起去远眺窗外。好像是听音乐的“方式”不一样,多少都会牵制听众的行为。此外听CD的好处也有很多,比如,可以看文案。
    本来买CD也有极大乐趣。但那似乎都属于旧日子的美好回忆。现在只有在淘宝店铺一页一页翻得个老眼昏花,全比不过年轻时在音像店或地摊上跟人抢那种其乐无穷。当年练摊卖打口碟的老板现在是大学的经济系讲师,他说他都不听CD了。不过我还记得,他卖给我的有几张CD可真是美不胜收。

  • 新单位记

    2012-10-09

    Tag:

    当年第一志愿落榜的学校,变成要工作两年的单位。
    无论是工作还是单位,这都是陌生的词,工作证拿在手里也觉飘忽。同期进校的“后”们,彼此间仍称同学,而不顾对方是不是正在向正教授职称冲刺。
    回想当年报考贵校也是基于错爱,无非是它给我发了准考证而已,而一开始我是拿他家的专业课练手的。后来对他家毕业生总体印象不佳,依然不顾好友们皆毕业于此的事实,或是说我长达十几年的心里一直在吃醋?
    结果贵校在6月救了我一把,迟了十几年的微笑。
    每次去新单位,如若赶早,必五点半起床,在地铁上辗转不已。疾走在校园里,暗自怪它是个自high型高校,为什么哪儿哪儿都是人。去年底在广州目睹的大学生上课大军又在这里出现,一个个全都光鲜好看乘以十,那种自信和睥睨是之前在别的学校都没看到的。(其实我不喜的那些贵校毕业生们也基本都是这个劲,很奇怪,几乎成了贵校学生的一种印记)
    除去永远阴暗的腹诽,新单位是值得感谢的。它不但救了我,还于我最后的学生(?)生涯赐予我一间宿舍,我也算在一个从前门走到后门要超过五分钟的学校呆过。等等等等。漫长的学生(?)生涯似乎有了个值得回味的结局。
    不过想到两年后也不具备长期留在这里的资格时我还是非常高兴的。

  • 绅品记

    2012-09-14

    Tag:

    暑期在找工、搬家、四处游历的忙乱中看了《绅士的品格》,全都为了张东健,希望看到他当年翻着白眼的神采,结果他只翻了一次,非常不过瘾。
    该剧拍到最后明显烂尾了。女主角母女关系全未修复,仍然是她高分贝尖叫着痛苦结束了二人对手戏。这个设计有点奇怪。接着就是非常恐怖的求婚戏码,实在太拼凑,搞得人都不好意思看下去,只好全都快进了事。前两天看了个《北京青年》的结尾,同样是各种求婚与结婚,让人分外感受到秋凉带来的鸡皮疙瘩。
    此剧的特色之处除了妙趣横生的老年F4对手戏外,就是完全不从女主角出发。须知她也已高龄36,但这剧压根没打算写什么大龄剩女抓狂启示录之类,不紧不慢地写写她暗恋别人或面对被人追是怎么个慢慢动心。简言之,除了最后结婚有点结捉急了之外,这个戏里大家都不怎么焦虑,须知焦虑是我国时装影视剧目前最爱表现的东西。可能跟生活水平有关系,也跟电视剧制造业者的情操有关系。

  • 在家记

    2012-08-23

    Tag:

    在家的主要症状为哪儿也不想去。本该早上去别馆,可一觉醒来已经过了早上。中午总该走了吧,莫明的在床上翻滚了一个多小时,才总算磨叽着出门。到了别馆,站桌伸腰换了几个灯泡,都快傍晚了。
    此举易被误读成不爱去别馆啊之类的。但在别馆想要出门亦如是:过了早上,消磨中午,扒着门框不想走。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就是,先把防晒霜涂一涂。
    宅人最大优点就是:四海皆可宅。

  • 绿皮车记

    2012-08-22

    Tag:

    绿皮车是大都市里日渐消失的梦。文艺青年们乘坐着它闲散地去往一个不需要他们去往的地方,路途上唏嘘飞逝的时光(它的速度要快过火车的速度),再拍一些可无可有的清新照片。消费绿皮车成为一种无聊的仪式,一次表演给自己看行为艺术。
    在另一些地方,文艺青年们想必不能接受作为日常交通工具的绿皮车:它有不甚清洁的空气,闷到极致的炎热,无所不渗透的人味和烟味。人们挤挤挨挨地坐在一起,陌生的旅客对坐大眼瞪小眼,互相闻着对方所吃食物的味道。嘈杂与拥挤,还有不断的晚点,莫名其妙的减速和停车,后者制造出无声无息的缓慢时间流逝,令人心里没底。
    这样的绿皮车不是诗意的怀旧符号。它的存在提示人们生活远非进步到并非所有人都在平等地享用高速、清洁与准时,毕竟这些都直接体现在票价上。绿皮车几乎零服务,但胜在票价几乎不值一提——对于它的日常使用者来说,这已然是一笔支出。而当高铁势不可挡地轰隆而来时,幸好幸好,人们还有选择的空间(而不像一些点对点的大城市之间,唯有高铁主宰铁路),要钱还是要时间,绿皮车永远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