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城记

    2016-02-28

    Tag:

    去年三月在台湾,一天坐自强号(还是莒光号或别的什么号),从台北到宜兰的罗东,逛完了再于下午返回。火车的一侧是连绵的太平洋,另一侧是青色的海边乡镇。有一站是头城站,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火车停站(或根本没停?),小小的站台,几个拎着冲浪板的年轻人在青、绿、灰的色调背景里闲坐着,穿着紧身压缩衣(不知道是不是冲浪服)。这一幕极其令我想跳车,虽然我并不会冲浪也没想过有一天要冲浪,但此情此景无疑深深打动了我。在空荡摇晃的车厢里,头城站在我眼前倏忽一瞥,但又常驻我心。
    后来看了《圣彼得的葬列》,杉村三郎偶然一瞥一辆红色自行车,内心波澜无限,想象着自己骑上车飞驰,似有似无地为其后来与豪门之妻离婚,出走大户人家埋下了伏笔。经过头城,我能理解三郎的红色自行车情结,但头城情思为我的生活能打下什么伏笔呢?一年后我依然在怀想头城,想着这个迷思。

  • 上课记

    2015-11-27

    Tag:

    十月份帮海豹代了几天课,对于一个已经去公司上班的人来说,实在是奇特的经验。
    学校以外的地方被叫做“地方”,站在门外的地方看门内,喊着口号的学生列队而过,一刹那就,燃了。
    多待一下就要自干five了。
    上课时享受全班起立、报告,授意上课……凡此种种都是新鲜体验。
    课程本身没什么可说的,赶鸭子上架,吃的竟然是本科时老底。后来课程压缩,十分欣慰。
    浅层目睹此类学校种种景象,十分崇敬。但前来进修的学员倒觉得这个学校风纪太差。

  • 人生一课记

    2015-07-29

    Tag:

    六月底上了迄今为止很重要的人生一课,人生从此垮塌了很大一部分,虽然在第二天垮塌的部分被修理起了大半(感谢导师),但谁能说从此不是往另一条路上去了?

  • 商机记

    2015-06-20

    Tag:

    T表哥回国参加横渡活动,顺便回京逗留几日,与F表哥及我(H表妹)相聚,因之前家事缠累,三人这怕是十几年来第一次团圆(还差在美国的另一位T表哥和在澳洲的J表妹,但恐怕今生团聚无望)。
    吃完饭,大家一路散步北行,T表哥要去看小时候我们大家一起长大过的小院,虽然不太认得大马路,但钻进隆福寺的胡同立马GPS上身,摸到违建搭得密不透风的小院,很难想象这里以前是个较宽敞的院子,且只有一家人居住。寻到了以前的正屋、花房旧址,T表哥掏出专业设备咔嚓了一番,F表哥指点江山,然都已灰飞烟灭。
    之后复又北行,F表哥提议再吃吃喝喝,并找到一家绝对有意义的肉串店(点在于店名里有外婆的姓,呃,外婆会高兴吗),但运动健将的T表哥已经素食,一行人只能继续乱走。途中否决了肯德基和麦当劳,也没瞧见适合喝东西的地方。路上F表哥告诉我们先吃红果后喝啤酒会很甜,T表哥说那为何不直接酒里放糖。结果“红果”成了当天晚上的一个梗。
    后来我带大家摸到了国子监,印象里的酒吧咖啡馆怎么都不见了。聊起这里的方位,T表哥表示“商机四溅”,遂大家纷纷以“商机”嵌入唐诗宋词,举头望商机、商机傍地走等等,少年时随父母移民的T表哥也展现了出口成章的本领,一看就是被九年制义务教育打下的好基础。大家一路上乐不可支,是为第二个梗。
    最后终于在雍和宫发现了一家costa,大家欣然鱼贯而入,坐定后所谈不离红果和商机。想来有生之年第一次与人在咖啡馆谈商机,竟然还是跟表哥们。T表哥身上的商机太多了,我们敲定了好几个商机,最后摩拳擦掌地走进夜色里。

  • 又搬家记

    2015-06-03

    Tag:

    努力求变的房东创业一年后终需卖房,岂料正中房客下怀,后者已经想找个更大的房子很久了。
    匆忙决定搬家,因为鸡贼地盘算着房租能倒找俩月的。本来想在门禁严格环境优美的本小区寻觅,但溜了一圈发现大户房型基本都不正,不正且贵,贵且奇突。有一户的屋内遗迹还呈现在匆忙撤离那一刻,令人浮想联翩;还有一户的装修电器停留在非典之前的样子,要价却是现在mers时代的价格……
    于是决定退而求其次,给马路对面的小区一个机会,毕竟该小区独享方圆百里之内最好的景观视野。该小区也是三年前房客初到此地最开始看的房子,甚至更早,房客因为某事还曾造访该小区,此事由每次想来都后悔哭一次(跟猫有关)。没想到三年后,此地当初堪与wk比肩的门禁完全消失,门卫好心地为所有人大敞其门。房客大摇其头时,却意外碰到了满意的房子!思来想去,竟然也就租了。毕竟视野无敌,四环内某山庄尽收眼底,一眼望到大屯。房间也够大,可以愉快打滚入住。
    搬家的过程似乎才是重点。因为只有一街之隔,房客想出先自己搬一部分的方案,并购入手推车一部,循环往复不亦乐乎和累乎。此事惊动正在南巡的父母赶来帮手,实乃雪中送炭。后又叫来搬家公司一鼓作气,搬走所有装箱的书。书,乃搬家万恶之源。但是新买了书架装书又很愉快!还有乐事一件,是房客两次逛宜家,并于第二次在清仓区拿下了第一次看好的大书桌(样品),价格是五折。
    新家之大,处处要适应,都是全新体验。比如中央空调的热泵让人看不懂,虽然房客赫然想起自己以前就是学热能的。再比如每天扫地两次都不能确保一尘不染,为此几乎都要神经衰弱。但美好的时刻也有很多,每天早晚愉悦观赏五环堵车(误),坐在书桌(就是那个五折的)前,可以看到地面上的地铁嗖嗖经过,宛如一条小银蛇。
    至今人和猫均已在新家愉快打滚月余,前房东的创业app也可以下到了。大家都在努力换个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