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批作业记

    2014-03-01

    Tag:

    早上五点多爬起,换两趟地铁到学校判上学期的学生论文,心情完全不佳。改到一半非常饿,冷,学校图书馆的新书还没上架旧书又乾坤大挪移什么都找不到。最大的致恶点当然来自学生的论文。自己指导过的几份虽然意见恳切写了很多但就是不改,剩下不认识的论文没一篇能让人心情好。列举条目占字数的最可气,完全跟主题不沾边的让人哭笑不得,更多的是假大空,用更多高大上的摘抄糊弄自己。导师本人身体欠安没来就对了,他对学生论文一向锱铢必较。以前我们判的时候他本人都还要一份一份看过。
    不过居然有一两个学生的错误认识启发了我……但我其实没什么耐心,学校恐怕不是个适合的地方。

  • 消失的风景记

    2014-02-23

    Tag:

    年前高中同学吃饭,结果被百度地图坑了一下。在路边彷徨,地方其实略熟悉,但几年不来,以前用来认路的地标都不见了,导致还有的地标看着都不熟悉了。
    幸亏瞎走了两步,认出路边也在瞎走的一个小青年也是同赴约的淼,于是大家一起抱怨着地标找不到,一边瞎猫碰死耗子般找到了地方。
    一路上都在辨认那些消失的房屋、街道——是在脑海中辨认,与眼前的新风景重叠,映出多年前的一幕幕。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单纯惊叹为什么这栋楼没了,或“那里以前是什么来着”。不过听说猫减掉胡子会丧失方向感?那也等同于我的感受——想沧桑地捋下胡子也没戏了。

  • 冬奥记

    2014-02-18

    Tag:

    解说员每到中国队要夺冠之际,迸发出的声音都像是在喊“向我开炮!”
    然后就是比赛过程中各种败人品,唉李娜比赛时也是这样。不然就是各种没话找话。
    有些比赛项目好像看到人类的某些原始本能,比如滑雪+射击这种,老让人想到祖先们是如何在冬天打猎找食儿。
    开幕式很好看,中间有段展现苏联工业和国家建设的段落,简直就跟看歌剧似的,特别像罗伯特·威尔逊的“爱恩斯坦”。为什么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就被大家念叨文化啊历史啊文化创意产业发达啊之类,索契就只看笑话,那么帅的字母时间线索也鲜少人提(不过T下把托尔斯泰和电视放在一起好奇特)。

  • 歌手记

    2014-02-16

    Tag:

    一个神级歌手(我心中)现在每天只在fb贴点做饭的照片,说点零七八碎什么的,因为以前属于小众热爱型,所以评论留言都了了。
    他最近说人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成为发片歌手,这也是他少有的谈及以往歌手经历的言论。
    起因是有人讥讽他是过气歌手(请问现在谁不是过气歌手),他便表示做发片歌手已然是不堪回首,所以这种话也无法激怒他。
    想起多年前网络刚兴,有人在国外的服务器上放了他出的唯三专辑,他的故事(其实还真没什么故事)在小范围内传诵。对于他的神隐,往昔人们种种嗟叹。如今他的表态倒想是针对自己的消失做了最好的说明。
    况且他没有否定自己的音乐。

  • 再写?记

    2014-02-14

    Tag:

    这年头点开一个博客如果还实时更新,那心情略微有点像中奖。
    上一次兴起好好写的念头,是在手机里装了个大巴的客户端,以为自己就会在每晚灯下枕畔一个字一个字快速输入写下每(几)天的一篇篇。
    后来当然没有。
    每天能记录什么呢?年前买了个无印良品的效率手册,每天写下做了什么,写得最多的词是“论文”。
    未来暂时看不清楚,论文难道是黄砖路的每一阶?

    去年做了好多事!特别是到了年底,居然都没在这里提过——我在舞台上理解了生活。或者说,是在候场的间隙,在蓬蒿仅供演员出入的那个门口前反思了生活。演出的知音至今没碰到太多,但是希望“你能看懂”的人都看懂了。
    今年希望能够巡演成功吧,然后看到戏的另一版新面貌!

    还有就是多写博练文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