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二十三年后的你记

    2013-10-09

    Tag:

    丽丽警官给我说了这么一个故事。她的小学同班男生,多年前的愿望是三十岁前年薪X万。他读名校、留学读名校、海外工作,之后回到家乡,有了很好的工作,娶了大官的女儿……愿望达成。
    这个男生,当年和我同一天转学到X小。X小那时是重点小学,据说不太好转。我被家长就那么牵去——按今天的办事逻辑来说,就算关系超硬起码也得做做疏通。那时似乎没这么麻烦,亮出身份,马上办手续。但我其实非常害怕,因为在第一个小学,我被数学老师叫到黑板上做不出数学题,老师评道:你这样还想转到X小啊?后来令我恐惧的入学测验开始了。答完一卷子算术题,竟然只有三四个粗心错。后来我和那小男生一起等着班主任来挑牲口。两位女老师过来,其中一个马上挑走小男生,说是因为喜欢男孩。剩下的老师只好把未来几年都是个麻烦(不写作业、偏科)的我拿走了。
    如今想来,“喜欢男孩”的老师是带着那小男生走入另外一个空间了,那里处处闪耀“成功人生”的光芒。我则被带进另一个空间,这里处处全无成功苗头,不过也还有趣就是了。

  • PSB演唱会记

    2013-08-27

    Tag:

    于八月底完成一人生大事:去听了Pet Shop Boys演唱会。
    说是圆梦,不如说是一层洗礼。歌声打开了堵住太久的管道,很多我能理解和不能理解的场面,确定那都来自另一个时空。
    听完后确认,这不是怀旧,是活在现场。

  • 调研记

    2013-08-06

    Tag:

    好在明年是最后一年了。不然无法想象每个七月都喝死在外地+生日时已断片儿。
    这次调研的地点选在了山东省某市。因是主场作战所以心情略轻松,尽管这次老师也提前离开,但我倒还没在怕,觉得接待方不会一下子就再也不管我们。
    结果岂止是再也不管我们,接待规格简直与日俱增。我们是按区扫荡,每个区规格都步步高。拍照的、摄像的,结果我们好似散兵游勇的装束:无领无袖衫、凉拖……最后只能面面相觑地露出尴尬微笑。作为老师走后的带头大哥的我,在跟领导亲切握手时,其实跟那位年轻的钦差大臣没什么两样。更尴尬的,是中午喝大了,下午还要去调研,喷着酒气听人家讲解,频频点头做状,其实大脑一片空白。
    本来还想整点高端的话题,比如谈谈类似案例的英国实例发展之类,结果没半道上出溜到地上已经很好了。
    然后就是喝酒这个事情,喝得整个人都变成煮熟的虾。三十多年来都是文静低调的生日,也在酒桌上蒸发掉了。后来到了T市,对口接待的局长跟我敬酒,估计实在没话题了,只好说省上的X馆长跟我一个姓,那一瞬间我想到出卖家人或许能少喝一点?便脱口而出X馆长是我哥。结果发现我哥哥他老人家在此地是个名人,因为一直关心爱护此地某事业发展。之前负责接待的一位X局长亮出他俩二十多年的老交情。在隔壁吃饭的其他局长和馆长也赶来敬酒……也就是说我出卖家人的下场很悲惨。唯一的收获是,好歹摸清了山东敬酒的规矩……希望永远用不到吧。
    总起来说这次调研,山东人没给我丢脸,我也没给山东人丢脸。

  • 穿拖拉板去酒馆记

    2013-08-03

    Tag:
    多年来的酒吧标配都是莫寄托。当初写完申请发愿要喝二斤莫寄托,也到这会儿才实现。
    想像如果能在小酒馆每天写东西(多数都是没什么情调的论文),该是什么感受,猫是不是会比较解风情,可以睡在腿边——但其实是我没给家里几只机会?
    在酒馆,人往往流于滥情,一下子就开始可怜八卦里的悲惨角色,望他们的伤心都随夜色逝去。
  • 脸冷记

    2013-08-01

    Tag:

    昨天吃了两餐很无聊的饭。得到了一个个人评价是“脸冷”。以旁人的角度来想还蛮传神的,于是决定将冷进行下去。
    饭是没什么意思,不过吃完回家把饭桌上的情景描述一番,又让人乐不可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