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闪杭州记

    2013-05-14

    Tag:

    又去了一次杭州,非常短。
    跟六年没见的应小姐吃了顿大餐,席间怀念了一下我们一无所学的青春。虽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过这跬步其实还挺不像样。好在后来大家都长了点心,凭着兴趣和热爱摸索着千里之行。
    应小姐请我吃饭的地方,又是六年前同门三人曾住过的附近。那时大家都乐呵呵的,对于未来会发生什么毫无想象力——所以以后才会软弱和退缩吧。
    短暂杭州行的亮点是当应小姐告诉我杭州全城任何角落都可以免 费 下 知 网 论 文 时,我真的一口饭都吃不下了。

  • 春天记

    2013-05-06

    Tag:

    最近几年一到这个时候人就会变得患得患失、心情低落、敏感多愁、不爱社会、怀疑人生……纯粹是叫自己的经历和别人的经历给整怕了。
    今年先是为了自己做人失败而不开心,然而又沉浸在别人的故事里长吁短叹、怨天尤地。一再的重复,自己的话可以挑很多毛病和缺点no doubt。但是别人呢,那么伟光正的别人呢,为什么也要受罪——自身没有任何致命短处,也还是成了人情利益争斗的牺牲品。一再的重复,一再的灰心。
    希望友人来年不要受二茬罪,还有我。

  • 人在旅途暴露弱点记

    2013-05-04

    Tag:

    屡次出去玩,愈发发现自己的毛病一大堆,且不断递增。
    比如不爱跟人说话。能说中国话的不会说,外国人当然更别指望我开尊口了。有人问我,怎么不去聊天。我就很怂地说我社交恐惧症。结果每次出门都是旅伴帮忙结交新朋友。我则因为没有开口哈拉的欲望,以及经常独自出去游玩而失去交友的机会。或者开了个自我介绍的头,就如释重负地消失了。最后认识的朋友都是“二手”的(虽然也很谈得来)。
    还有其他一些缺点吧,总结两个字大概就是:任性。
    现在想到以后要出门玩,跟陌生人交谈感觉也不错。但前提是一人家主动来攀谈,二旅伴负责一切外交事务……
    在台北有一天我在大户屋吃午饭,等餐时打了个电话,话毕邻座一个长得很欧化的美女问我是否大陆来,来干嘛,购物没美食没,又介绍说自己常去北京,父亲也是山东人等等。言谈间她还负责翻译给同吃的老外吃。当时孤僻咖就有种很被照顾到的感觉,同时内心怨恨为什么自己就无法做到向陌生人亲切哈拉呢?
    后来那位美女离座结账时忘掉围巾,当时孤僻咖连一路飞奔替她送围巾的心都有了(服务员已做)。

  • 台北乱记

    2013-05-01

    Tag:

    回来陆续整理行李,翻出随手拿的各种文化宣传纸制品,所以得感叹一下台北文化之高效发达。
    首先演出资讯品哪儿哪儿都是,既有月刊杂志形式,也有表演场所的专题。演出种类分门别类又各有不同,印刷全部精美精良。然后就是走访的文化景点,里面如果有展览活动的话,那么也有制作很精致用心的宣传品,而且颇有创意。再然后就是书店也有展台,提供各种跟书有关的活动的印刷咨询。比较实用的是台湾的独立书店地图,以及对重庆南路图书一条街的综合宣传地图,大量手绘图,非常用心。当然呢这也是大众消费的一个缩影,还有到底需不需要印这么多东西是不是会浪费等等议题,想必当地人会有不同意见。不过在陆客看来,体现的满满都是人家的一丝不苟以及文化的先进性。好吧外国的月亮是比较圆一些。
    还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每个景点都提供盖章服务,管它回家会不会再多看一眼不妨都给它敲一遍章。关键是章都设计蛮好看的,中正纪念堂就提供了四五个章,每个都很有趣。希望国内知名文化景点也可以引入这项服务,还可以顺带贩售一下明信片什么的。

  • 台北书店记

    2013-04-29

    Tag:

    一阵子不写,已经快忘了大半。
    诚品当然得去。鉴于之前已经去过香港希慎广场的诚品,对于该书店大概也就了解,此次在台北穿梭了台大店、敦南店、两厅院店、捷运店和站前店,更多是研究下它的地理位置对于售卖商品的影响,以及文化百货的销售——总之差别还是不小。敦南总店最杂,吃喝都有,但书还是特别全(亮出陆客身份好像能打折,新台币3000以下的);台大店不大,针对台大师生有折扣;两厅院店也是跟咖啡吧连在一起,会把《表演艺术》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捷运店的书就很多“how to”系列,人文度一般但人气很旺;站前店的文具种类繁多,无法不让人下手。我买了几个诚品的书袋,感觉很实用,还有一个它家的文件夹,回来就派上了用场。总之诚品是个好地方,虽然连锁店的形式让它每家的书都差不多是那些,但仔细研究还是能发现它行销的强大。
    台大附近的书店很多,新旧都有,能看出一种贯穿时代的学术和人文(这个词用太多次了)精神。新的还有联经书店(地下一层售卖内地版书),书林书店等。书林搭着原版书卖,集中在人文社科类,专业性极强,可以找到一些很好的原版书,当然也不便宜(差点就买了一本)。书林买书用纸袋包装,很结实。


    此举让人想起北师大旁的盛世情,老板熟知学校老师开的什么课要用什么书。不过书林都是软妹子卖书,口气不会跟老板那样彪悍。

    台大周边的二手书店更值得大书特书。刚到台北的晚上就冒雨去了古今和茉莉。茉莉很现代化,书的种类都不错,但似乎太过文艺而不那么好玩。古今就不同了,有手写的标签,会卖内田由纪的写真。购书的老先生一直在自言自语台大价值,老板跟一个传教女士过招,给老先生结账时两人推让了半天,甚是读书人情怀。结账时直接打折(亮出你的陆客身份!)。逛了一次意犹未尽,临走那天上午又冒雨前去,结果没开门。胡思二手书店也不错,很小一间但是有给顾客使用的卫生间(我到底都在干嘛),买了一本怀尔德的戏剧集,人民币四十左右。此外还有一家公馆旧书城,里面的情形是这样的——

    令人想到猫天堂之香港北角森记书店,那里的小弟兄们可以跟这位大白联谊一下。

    在台北呆了那么多天,感觉书店完全没好好逛。临走前一天发现重庆南路(?)也是书店一条街,不过以考试教辅类居多,算是“how to”图书大本营。中山地下街有个图书一条街,卖的书很杂很新,各种打折,不乏之前几年陆续高价买过的一些,颇吐血(当然就算我这次把它们都买了也拿不动)。在八德路的一家漫画书店补齐了最新的《社长岛耕作》和永远不会再有新集的《东京书店奋斗记》。

    我的台北书店奋斗记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