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的书

    2012-12-25

    Tag:

    一到年尾就想赶紧把没看完的书都看完——当然不可能。
    今年我的十大肯定要超出十本,不是好书太多,是同一作家的作品水准都令人臣服。

    照例书单有新有旧,排名一开始分先后——
    《青叶繁茂》、《手锁心中》、《十二人的信》、《上海月亮》(最后一本跟前三本不是一个系列)井上厦
    《恐怖分子的阳伞》、《天狼星之路》、《向日葵的祭典》 藤原伊织
    《泪流不止》 岛田庄司
    《东京书店奋斗记》、《诗人独自徘徊——种田山头火外传》 言重孝
    《乌托邦诗篇》 王安忆
    《艺术与经营的奇迹——浅利庆太和他的四季剧团》 王翔浅
    《主流》 弗雷德里克·马特尔
    《编剧心理学》 威廉·尹迪克
    《真实经济》、《体验经济》 派恩、吉尔摩
    《与莫斯科决裂》 舍甫琴科

  • 社会活动记

    2012-12-01

    Tag:

    昨天厚着脸皮去旁听某行业论坛,扎堆的都是企业,我和海豹二人用海豹的话说就是“腆着囧脸”隐匿在一角,然而交换名片竟然也是必须的(然而我竟然有名片)!
    论坛偶有亮点,最后乐不可支。一个投资人讲得很实在,茶歇时被各公司负责散名片的屌丝围了水泄不通。一国外团体的驻中国代表宣讲了一下该团体忠于艺术又极具社会责任感的事迹,基本就把前面黑道风的洗脚房演艺、统治观众致其终生傻乐的小品演艺集团们所追求的理念统统推翻。最后人走了多半,活动主办方自嘲:比去年走得少哈哈哈。然后宣布活动结束,连掌声都没等就在台上消失。
    不过我和海豹还是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回去的路上各自揣摩有多少可以用在论文里。

  • 吃记

    2012-11-24

    Tag:

    秋冬季以来入迷地吃了母的和公的大闸蟹,膏肥黄厚,胆固醇狞笑。
    还试过了饱含法国海水的生蚝,被咸腥放倒之际念想着一篇名为《我的叔叔于勒》的语文课文。
    其实什么都比不过冬夜时分的泡菜大根火锅,冻豆腐夺人魂魄!

  • 梦记

    2012-11-05

    Tag:

    又一次梦见在香港买书,在类似庄士敦道之类的地方走着,熟悉的天地书店却从狭小变成壮阔的新华书店格局,令人摸不着头脑。
    醒来照旧伤感了一会儿,再回想下真实的香港买书经历,却觉得更像是“魔幻现实主义”。
    还有一次,梦里跟一个人吵完架。醒来在真实生活里,我对这个真实存在的人感到害怕。

  • 图书馆记

    2012-10-25

    Tag:

    新单位的图书馆把旧学校的图书馆衬得跟图书室一样,不过我却怀念后者那里的人情味。
    前者的人情味倒也有还很足。工作人员很热心地介绍自助借书还书系统。但不知为什么一搞起自助来,就让人想到国图那印象里有些复杂的自助系统,和一个月黑风高夜,我稀里糊涂地把还书丢进国图路边的自助机器里,那种惴惴。
    旧学校的图书馆用了六年,借阅处的老师面熟心熟,到最后不拿借书证也能借到书(当然过期罚款还是要交)。一次我把水杯忘在那里长达很久,就一直被老师放在显眼处保管着。除去开学和毕业时间,图书馆都是个清闲的所在,偷听老师们的闲聊和电话也很有趣。但老师们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比如他们可以火眼金睛认出冒充我校学生,企图蒙混过关来看书的“校外人士”,大喝一声“呔!”,心虚的假冒者必然拔腿飞奔,景象好不刺激。
    在旧学校图书馆徜徉,哪本书在哪心里已经十分了然。而在新学校图书馆,我从第三层找到第五层楼,才知道要找的那本书其实是在第三层。但这里的阅读条件又是一流:明亮的玻璃窗,漫山遍野的桌子椅子和沙发,轻松占座不再是梦——虽然我也无座可占。可看到年轻人们用来占座的英文词汇书,又凭白燃烧起一些斗志,间或也怀想旧学校的图书馆。虽然在旧学校的新校区,也会有同等气派的新图书馆诞生,但是,我只想持毕业没上交的借书证,溜回旧馆看一会儿杂志。